Nature调查:读博难,在中国读博难上加难,从数据上看苦苦挣扎在中国博士生涯上的学生们
发布时间:2021-12-14查看次数:82

原来我们常说考研难,考研难,现在我们经常会说,考研难,考博更难,比考博更难的就是在中国考博和读博更难。


顶级学术期刊Nature,开展了对于博士生群体的调查,这份调查报告中,数据现实,中国博士生的遭遇要比国外博士生要难多了,他们在完成学业的路上面临了更大和更多未曾想到的挑战。


有相当一部分人,表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有牢笼之感,却又无法挣脱,只能慢慢承受,相继而来的博士扩招也让这些学生感觉到了考研时的紧张感,甚至更甚,对于不少人来说,向往赌博是一回事,但是真正到了开始读博就已经要后悔了,甚至出现了幻觉。


 image.png


其实从数据上来看,中国博士生显然更惨一些,读博士的满意程度在调查过程中持续走低,在这份采访调查中采访了690名中国博士生,只有 55% 的人表示对自己的博士生涯有一点满意。看清楚,是有一点满意,而在针对国外学生或者留学生的调查中,这一数据为72%。


 


图源自 Nature 博士生调查报告


当被问及「你的博士生涯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了预期」时,45% 的中国博士生表示「未达预期」,而在其他国家,这一数字仅为 36%。此外,只有 5% 的中国博士生表示博士生涯超出预期,还不到国际水平的一半。

 


图源自 Nature 博士生调查报告


尽管有些学生在调查中表达了读博的积极一面,但多数受访者态度比较消极。


一位学生在调查中写道:「不要在国内读博。没有人会帮你,也没有人会理解你。这就是一个监狱。」


另一位学生写道:「读博真的压力山大,超出了我的预期。」

影响因子、博士扩招:压倒中国博士生们的那些稻草。


中国博士生们提到的这些压力来自多个方面,「想要获得博士学位,多数院校的博士需要至少一篇具有一定影响因子的一作论文。』南京大学的一位细胞生物学研究者写道,「因此每个人都要有所产出,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」


另一方面,博士的队伍也变得越来越拥挤。根据中国教育部发布的数据,2018 年博士生入学人数高达 95,502 人,博士生总数达到 389,518 人。


相比之下,2013 年新入学的博士生仅为 70,000 多人,2009 年还不到 62,000 人。


一些观察人士认为,就中国目前的教育系统和就业市场来看,博士生是供大于求的。「整个基础设施需要改革,减少博士生数量或许会有帮助。」


中国博士生们的围城

调查还发现,尽管每年读博的人数都在上升,但一旦进入读博阶段,后悔的情绪就会弥漫开来。


那后悔了怎么办呢?22% 的中国博士生表示他们会选择更换导师,36% 的人会转换研究领域,还有 7% 的人会直接放弃。


「很多学生在进入实验室之前都认为科学研究是美丽而浪漫的,」南开大学的一位化学研究者表示,「但真正开始做研究之后,他们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」。


一位放弃攻读药剂学博士学位的受访者表示,「很多中国博士生其实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,他们需要更多的指导,包括职业生涯指导和心理疏导。」


心理疏导的缺位

如上所述,中国的博士生们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,但在心理疏导方面,国内好像做的还不够。


在调查中,40% 的中国博士生表示他们曾因抑郁、焦虑而去寻求心理帮助。这一比例略高于其他国家(36%)。


 


图源自 Nature 博士生调查报告


但对于中国学生来说,这种心理帮助似乎并不是触手可及。只有 10%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得到的有效帮助来自于自己的学校或科研院所,而在其他国家,28% 的学生都可以从自己的学校得到有效帮助。 

图源自 Nature 博士生调查报告


就业的迷茫与就业的迷茫与压力

和其他国家的学生一样,中国的博士生也担心毕业后的就业问题。

将近 90%的学生将职业的不确定性列为他们最关注的五个问题之一。比较乐观的是,70%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博士经历能够极大地改善他们的就业前景,这一点上中国博士生略领先于其他地区的同龄人。

 

图源自 Nature 博士生调查报告


博士生毕业后虽然很好就业,但是也分专业和行业,比如教育学博士,很多人表示最想就职的就是很多高校的教师,但是高校教师就职录取有硬性条件:高校教师来源大体有三个:

1.国家各人才项目的入选者;

2.有高级职称的海内外高校教师;

3.海内外高校博士或博士后,有海外经历。


看清楚,要有海外经历,这个海外留学经历就卡掉了很多人,所以这也是现在很多考博的学生会选择海外留学读博的原因。并且不只是教育学专业,还有很多专业工作就职需要有海外留学经历。


「与其说是师生关系,不如说是劳资关系」

通常来说,中国学生只有很短的时间来和导师或者boss来讨论职业方面的事情。过半数的受访者(52%)说每周与导师的讨论时间少于一小时。在中国之外,这个数字是 49%。

Zhou 说:「不幸的是,许多导师没有为学生提供足够的帮助和指导,因为他们忙于申请资金以及其他业务。」


一些受访者抱怨说,他们的实验室更像是「业务场所」,而不是「培训基地」。「大 boss 拥有